马术史上最早的盛装舞步——聊一聊唐代的“舞马”

马术史上最早的盛装舞步——聊一聊唐代的“舞马”
北京奥运会上的盛装舞步竞赛  有不少人看过奥运会上的马术竞赛,而马术竞赛中尤以盛装舞步竞赛最为吸引人的眼球。  盛装舞步又称把戏骑术和马场马术,是马术运动的根底,起源于公元前4-5世纪。20世纪初成为一种国际性盛行的竞技项目,并在1912年正式成为奥运会的竞赛项目。  盛装舞步竞赛在长60米、宽20米的平坦沙地中进行,骑手头戴黑色阔檐弁冕,身着燕盛装舞步尾服,脚蹬高筒马靴,伴着动听舒缓的旋律,驾御马匹在规则的12分钟内扮演各种脚步,完结各种连接、规格化的动作。  在整个骑乘过程中,人着盛装,马走舞步,骑手与马融为一体,一起展示力与美、张力与韵律、和谐与豪放,具有很强的欣赏性。  不管动作多么复杂多变,人和马都显得气定神闲、风姿潇洒,体现出骑乘艺术的最高境地。  纵观历届奥运会,我国人在这个项目上没有获得打破。但是在前史上,这个项目我国人在唐代是抢先国际的,是其时国际上仅有一支人马结合进行舞蹈扮演的“梦之队”。  这项运动在唐代被称作“舞马”,是人、马和舞蹈艺术相结合的一种文明体现项目。这个项目起源于汉代的西域,后来跟着张骞传入华夏大地,逐步成为风行一时、文人士大夫脍炙人口的一种文明活动。  (唐代舞马俑)  早在三国时,曹操的儿子曹植物就是一个疯狂的“舞马”迷。他曾向哥哥进贡过一匹心爱的大宛马,这匹马通过他的精心培育,“教令习拜,今辄已能与鼓节相应”,能够踩着鼓点进行跳动、飞转,翩然起舞,不断改变步法,极具艺术性和欣赏性。  魏晋南北朝时期,舞马活动在士族豪门中非常盛行,其时选用的马匹叫“青海骢”,产自西域吐谷浑。  吐谷浑人到了冬季“放牝马于山上,言得龙种。尝得波斯马放入 青海,因生骢驹,能日行千里”。  在其时人们的心目中,“青海骢”是龙与马的结合,是真实的龙马,所以才干通过培训,领会音乐和舞蹈的要决,并进行艺术扮演。  舞马是人与动物之间的沟通,是用舞蹈和杂技进行合作体现的一个项目。开始的舞马是在南北朝时由吐谷浑人培育、练习后,以朝贡的方法进贡皇室的,《南史》、《北史》中都有相关记载。  比方《北史》中就记载了西魏大统初年,其时的吐谷浑王夸吕遣使献能舞之马与羊、牛等家畜的业绩,梁朝天监四年,梁朝封吐谷浑为河南王时,吐谷浑又献舞马于梁,梁朝命张率做赋以记之。  (现代舞马练习)  到了唐代,因为李氏皇族对马的喜爱,特别是对“胡马”的宠爱,大批胡马来到华夏。除了军事用处之外,有不少西域名马成为舞马的马匹。  这些胡马来到大唐,被放入飞龙厩、翔麟厩和同以苑厩等皇家马厩精心培育调教,以便随时扮演。  唐代舞马鼓起于太宗后期,到高宗、玄宗时抵达高潮。每当有外国使节到大唐进贡或许朝贺,唐高宗及武则天都喜爱让舞马作乐,以待来使。  据《资治通鉴》记载:“宴吐蕃来使,殿中奏喋马之戏。。。。乐作,马皆随之,婉转中律,于作乐者喝酒,以口衔杯,卧而复起,使者无不大惊”。  出土唐舞马俑  据《旧唐书》记载,唐玄宗是个超级舞马迷,每当盛会,都会进行舞马扮演。他的马厩养有西域各国进贡的良马四百匹以上,满是通过精心练习的良马,每当严重节日便在宫中扮演。  唐玄宗亲自为舞马谱写了一曲《倾杯乐》,舞马们按着音乐翩然起舞,乐声中止时,舞马竟然能口衔酒杯向唐玄宗祝酒,观者无不抚掌称奇。  唐玄宗的大型宴会上进行扮演的除了马以外,还有犀牛、白象等属国进贡的异兽。这些异兽与龙马或一起循着音乐、踩着鼓点或进或退,或稽首,或半立而拜,非常生动有趣。如果说玄宗刚开始仍是有心夸耀,后来却是诚心被这些动物们迷住。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唐代大将张士贵墓中发现了舞马的白陶俑。这匹白陶制成的舞马右蹄抬起,鬃毛披在左颈,后腿微弯,嘴巴半开,马头半回,呈现出一种沉醉于舞蹈的状况。这是唐代舞马盛行的一个有力的实例。  唐朝舞马扮演时,要对马匹进行装修。舞马的马嚼子都以金线描绘各种图画,身上也披着富丽的披风,马笼头悬挂各式玉件,舞蹈时这些玉件儿相互磕碰,叮咚作响。马的缰绳也是特制的牛皮所制,外面包裹着彩色丝带,正如其时文人描绘的那样:“衣以文绣,络以金银,钸其鬃,杂间珠”。这些西域良马容光焕发,俯首弄蹄,脖子上的金制铃铛清脆悦耳,宛如天上的天马下凡。  (唐—舞马壶)  如果说汉至魏晋时,舞马扮演因为马匹数量问题以独舞为主,到了盛唐,因为国势大张,马匹数量从唐初的缺乏万匹,到玄宗时发展到四十万匹,所以舞马扮演由独舞向群舞改变。  唐玄宗自己有舞马四百匹,其间他最心爱的两匹别离取名为“李家宠”与“李家娇”,这两匹马音乐韵律极强,混身满是音乐细胞,摇动时骚首弄尾,尤其是长于衔杯祝酒,简直是唐玄宗的命根子。  这两匹马是当年左骁卫大将军段志玄征吐谷浑时,从西域带回的“天马”子孙,经数代马倌教训,音乐方面的基因越来越强,是舞马驯养技能的巅峰之作。  唐代诗人王建曾有幸欣赏过一次唐玄宗的舞马扮演,他也写下了一首《楼前》诗记载了其时的情形:“天宝年间勤政楼,每年三日作千秋。飞龙老马曾教舞,闻著音声总举头”。  将他那日在皇宫勤政楼前欣赏唐玄宗“千秋节”舞马扮演,见到那些龙马跟着韵律昂头而舞的情形。王建后来对朋友说,其时他们喝酒的银壶上,都镌刻着舞马的图画。  银壶正反两面别离是两只舞马,都是长长的鬃毛和尾巴,后腿微弯,前腿站立,口中衔杯,非常华美。可见其时舞马艺术在唐代有多么遭到王公贵族的喜爱。  (舞马活动还原图)  舞马的扮演方法一般有三种。一种是跟着音乐踏着碎步慢跑,这与今日的“盛装舞步”非常类似。舞马们合作音乐,以规整的脚步营建美感,“或进寸而退尺,时左之而右之”。  第二种是舞马口衔酒杯,时卧时跃,时而跪行,时而腾空,但必须在曲终时俯首献杯,以表祝愿。这一点和现在的杂技有些类似,详细怎样练习史料记载很少,还有待开掘。  第三种是成群的舞马组成队形,合作音乐不断改换,宛如今日的大型团体操扮演。咱们能够想像一下,四百匹舞马一起上场,在不同的音乐节奏的配乐下,或奔或立,或舞或蹲,正如唐诗中所写的“忽兮龙踞,愕尔鸿翻;顿缨而电落朱缨,骧首而星流白颠”,真实达到了千变万化,让人目不暇接。  (舞马活动还原图)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唐玄宗如此喜爱舞马,下面的官员也无不追捧。他的宰相张说就在开元十八年为玄宗写过一首《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  词中写道:“圣皇至德与天齐,天马来仪自海西。腕足徐行拜两膝,繁骄不进踏千蹄。髤髵奋鬣时蹲踏,鼓怒骧身忽上跻。更有衔杯终宴曲,垂头掉尾醉如泥。”  全词对舞马扮演进行了详尽的描绘,尽管马屁十足,但也生动的再现了其时的隆重场景和唐朝对舞马的喜爱以及舞马的技能水平。  这首词写于开元十八年,正是盛世的巅峰时期。其时唐朝经济、文明都处于封建社会的极点,国力极为强盛,也有才能年年举行隆重的舞马活动。  但是唐朝的许多问题被这种表面上的盛世掩盖了,歌舞升平的背面已危机四伏,二十多年后的“安史之乱”使得大唐敏捷从盛世高峰坠落,唐王朝的国力被战役耗费,唐玄宗自己也逃往四川,他养在长安的舞马落入安史叛军之手。  这些叛军想用这些舞马配备戎行,而从没受过军事练习的舞马哪里能接受战马的辛苦?所以数月后纷繁倒毙,这些舞马成为大唐盛世的随葬品,那些隆重的舞马扮演也成为“昨日黄花”。  唐代也有不少有识之士对这种马舞持对立定见。最初唐太宗为了西域买马便利,封爵叶护可汗时,魏征就提出过对立定见。  他以为:“意在马市,不行专立可汗。可汗得立,则诸蕃闻之,必不重我国。希望使彼安定,则诸国之马不求而至”。  而到了唐玄宗手上,专门为这些西域马匹成立了尚乘局,建立奉御、直长、奉乘、飞驭、掌闲等几十名官员,给予他们正五品至六品的官职,每年花费很多金钱,也遭来了不少对立的声响。但这些声响底子没有被沉醉在吃苦之中的皇帝采用,甚为憾事。  (舞马与练习师)  跟着大唐盛世的一去不复返,舞马运动也走向了式微。特别是晚唐时期,全国大乱,生灵涂炭,舞马也隐姓埋名。  正如宋代诗人徐积写的《舞马诗》中所说的那样:“开元皇帝太平常,夜舞朝歌意转迷。绣榻尽容骐骥足,锦衣浑盖渥洼泥。才敲画鼓头先奋,不假金鞭势自齐。明日梨园翻旧曲,范阳戈甲满西来。”  唐代之后,尽管有些朝代也时间短的呈现过以马为舞的测验,但马舞再也回不去大唐盛世那种傲视全国的气量,不行避免的消失在前史的长河中。  (刚日读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